Xitthez

最无趣的人

对话 1

    -风,你凭什么笑得如此动听?
    -我?我有心托起初飞的小鸟,而我无责使她完好地降落;我乐意剥开恼人的云雾,而我从不欣赏霞光;我偏爱点醒过路之人,而我所欢喜的仅是他们恍然大悟的滑稽模样-难道这些不值得高兴吗?
    -啊,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你在意吗?
    -正是,不然你以为同你说话的不是风吗?

评论(4)

热度(2)